圣魔

秘制砂锅鱼

首页 >> 圣魔 >> 圣魔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三寸人间 仙鸿路 不朽剑神 万古剑神 妖师鲲鹏传 霸仙绝杀 圣魔 王者风暴 修魔 修真狂少
圣魔 秘制砂锅鱼 - 圣魔全文阅读 - 圣魔txt下载 - 圣魔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第三百四十七章 究极隐秘(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他低声道:“我有一物,或可降服伥鬼,可是把握不大。”

“把握可有五分以上?”

林仁低头思量许久,终于决定还是信老秀才一次,

“有!”

奶奶的,这次能不能活命就看你有没有忽悠我了。

赵武生立即道:“那便好!”

“你且佯装睡去,待到我发出口令,一起行事。我对付虎妖,你对付伥鬼。”

“对了,你可能看见伥鬼?”

看见?应该吧?

林仁沉下心,闭上双眼。数秒后再次睁开,若有外人在此,立即能看见林仁眼中散发着金色光芒。

林仁目光再次看向庙内。

一切变得不同。

只见一男子生的五短身材,眼开细缝,尖嘴猴腮,正在庙内来回走动,不时从手中透出淡淡黄光。随着众人一停一顿呼吸,黄光纷纷被吸入众人体内,原本瑟瑟发抖,似乎要醒转的数人,顿时又陷入昏睡之中。

许是看得久了,尖嘴猴腮男子警觉地朝林仁这边望来。

不好!

“闭眼!”

赵武生陡然怒喝一声,林仁当即闭上双眼,背靠佛像基座,像之前就已躺在这儿睡去。

小黄似乎也察觉到危险,装作睡去,身子蜷缩成一团,藏在林仁身下。

“嘿!”

尖嘴猴腮男子看着,一会儿才见到佛像后的林仁,立即怪叫一声,

“没想到这儿还有一个,看来今晚大王能吃得饱饱的。”

一两点黄光从袖中抛出,稳稳洒向林仁,直到看见林仁将黄光吸入鼻中。伥鬼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飘出古庙。

……

林仁想睡,很想睡觉。

这种感觉就像上一世的鬼压床,能对外界有比较清晰的感应,偏偏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听自己使唤,一个劲地想要睡去。

太累了。

不如睡一觉再说吧……

朦胧中,四周似乎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叫着自己,

“小兄弟,醒醒!小兄弟,快动手!”

“快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叫我干嘛?我还想睡呢……

一股钻心的刺痛忽然从右手手臂处传来,林仁猛地惊醒。

小黄咬着自己的手,死死不松口。

“我的天!蠢狗,你这是疯了吗?”

林仁惊呼一声,痛得连连叫唤。

没事咬我干嘛?

砰!

一只巨手忽然掉落下来,吓林仁一跳。林仁抬头看,才发现这是佛像的一只手。

佛像?

赵武生!伥鬼!

林仁陡然惊觉,自己这是在古庙里头!

连滚带爬站起来。就发现赵武生手持一柄精钢长剑,正在与一只大的不像话的白老虎搏斗。

这只老虎太大了,林仁上一世见过大象,对比一下,发觉这只老虎体型比起一般大象也只差一两分不到。通身洁白色的毛发,上面还有漆黑的斑纹一道一道,额头一个大大的王字清晰可见,两只硕大如灯笼的虎目更是狰狞恐怖!

后腿处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显而易见,是之前赵武生出其不意偷袭给它留下的。

锵!

赵武生长剑与虎妖利爪相击,立即发出金属撞击时才有的铿锵之声!

嘶嘶——

利爪顺着长剑缓缓滑落,长剑不断被压下,赵武生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两只脚深陷花岗岩打造的地面,在上面印出两个脚印。

可还是要撑不住了!

哗!

仿佛有一柄无形的刀砍在赵武生右手胳膊上,肩袖立即被割出一个大洞,同时胳膊被割开,鲜血顿时源源不绝冒出,血流不止!

“喝!”

两道幽光陡然从赵武生掌中射出,却是两枚铁球,铛铛两声,打在有成人腰粗的柱子上,深入其中。却没有打中袭击他的敌人。

同时因为右手失力,赵武生再抵挡不住虎妖的利爪,长剑压向自己的速度立即加快数分。

是伥鬼!

林仁深吸一口气,打开灵眼。

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出现在赵武生四周,赵武生应该能看到,因为他在不断通过身法进行小幅度的闪避。

可他终究是被虎妖限制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内,伥鬼无需高深的武功,甚至无需太大的力气,只需拿着一柄不知什么材质炼制的小刀,不断朝前方劈砍着,总有一两刀能砍重目标!

不多时,赵武生一身已是鲜血淋淋。紫色的外袍被割的破破烂烂,白色的练功服也全被染成血红色。

赵武生,你可不能死!

林仁咽了口唾沫,有生以来第一次见着这样诡异惊险的场景,莫名其妙的,并不慌乱。

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迅速打开,面朝伥鬼所处地方,将内力注入其中,远远抛过去。

“咦?这是什么?”伥鬼惊疑一声。

可它心中没有担心。

多少年从这里路过的考生队伍,总有一两支队伍会在这儿休息,被自己用安魂术昏迷后再被虎王吃掉。

一直如此,从未有哪支队伍里有能威胁到虎王的存在,更别说它。

他可是鬼!

对付活物有用的手段,对付它就绝对不会有用。也就有一次一支队伍带队的是一名童生,能使出文气暂时禁锢它的行动,可是也止于此了。

这是什么?一张画?打算拿一张画来对付我吗?别搞笑了。

就算是一名知天命之年的老童生呕心沥血之作,也——

陡然,庙内金光万丈,光芒刺眼无比,林仁都忍不住微微眯起双眼。

只见老秀才画的画漂浮空中,刹那间扩大数倍,几乎自成一景:

虎牙桀立、横峰侧岭一座陡壁,逶迤起伏。一道银线从万丈高空落下,成一瀑布,瀑布重重砸落地面,将奇石砸出深坑,又终究留不下,蜿蜒流出石群,一条小河顿时出现。

河中小鱼众多,或懒散着,偶尔摆摆鱼鳍,不让自己随着河水的流动流出瀑布;或贪婪地四处游动,不断找食河边的浮躁与虾米。

一名老者蹲坐河边,手持钓竿,钓钩上空无一物,稳稳落在河中。

伥鬼感觉到莫名的吸引力,它仿佛变成了一条鱼,游动在小河之中,那空无一物的钓钩对它似乎带着巨大的诱惑力。

它不断控制自己,不能咬,不要咬!

可还是迎了过去,一口咬在钓钩之上。

鱼线轻晃,老者提钩。

伥鬼被钓出水面。

有声音四面八方响起来:

“千岩万壑不辞劳,

远看方知出处高。

溪涧岂能留得住,

终归大海作波涛。”

轰!

伥鬼的身体猛地爆开!

尘归尘,土归土。

死者的阴魂不该存于世间,该往何处去,就往何处去。

死后却留恋人间,那就化作人间的养料吧。

嚯!

林仁惊着了,赵武生惊呆了。虎王似乎也呆愣了片刻,赵武生趁机收力从虎王的利爪下逃离。

老秀才,你要不要这么厉害?

这还只是一幅在我看来连第一等级“求真”都没达到的画!

要是画达到驱邪的等级呢?

或者更上一层,养灵?

林仁张大嘴,嘴巴可以塞入两个鸡蛋。

他不知道老秀才的画之所以有如此威力,凭的并不是这用一般画技画出来的画,而是上面的诗,里面含有一丝文气。

他不懂,虎王也有不懂的。

它以为碰见秀才了。

轰隆!

一道霹雳闪过,是要下雨了。

虎王犹豫着,它至今仍然记得当初它还是一只小老虎的时候,它的母亲,就是被一名秀才用一支毫不起眼的毛笔,书写出一篇诗,活活被镇压而死!

它终于怕了,简单的头脑里充斥着恐惧。不再想被赵武生偷袭造成的伤口,不再想着报复,转过身三两下跳跃,遁入深林之中,再无动静。

哗啦啦!

天地一片茫茫,模糊不见,雨终于下了下来。

赵武生与林仁两人立在庙中,久久无语。

死了四个人。

两人是在门外看守的护卫,一人是烧火的护卫,还有一人被之前的战斗波及,脑袋撞在柱子上,红的白的淌了一地。

赵武生轻叹一口气,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脱下,从行李内拿出金创药敷上,用绷带将伤口绑好,换上一件衣服。

“咳咳!”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急忙拿出一块手帕捂嘴,当手帕离开嘴唇,一抹鲜红赫然印在上面。

“赵前辈,你——”

赵武生摆摆手,示意不碍事,说道:

“咳咳,今日是我托大了,以为能保尔等平安,没想到……我不能任由这只虎妖在此为害一方,我准备除去它。你且在此等候,若明日辰时我还未归,你就带他们上路吧。”

“我陪你去!”林仁忽然开口道,

赵武生怔了一下,静静看向林仁,却没有从林仁脸上看出一丝在开玩笑的迹象。

他犹豫着,道:“虎妖,很厉害。它吸取天地灵气多年,自身已然成精。若再进一步,便真成虎妖,非法力高深的练气士与高文位读书人不可敌。若是放在十年前,尚处于巅峰的我自可一剑杀之。可是,咳咳,如今我受伤未愈,一对一,胜负也只有不到三成。若带上你,很难照顾到你的安危……”

锵!

林仁不语,将门口护卫丢弃一旁的刀抽出,低喝一声,一刀砍向门前缚马墩,轰的一声,石墩被劈砍成数块碎石,而大刀毫发无损。

这只是一柄很普通的刀。

“我可不用你照顾。”

赵武生怔怔看着,半响,忽而大笑两声,

“好!我就与你去宰了那虎妖,给明日大家的午食加餐!”

两人走入雨中,小黄被林仁留在庙里。遥遥看着两人身影渐渐被连天的雨幕与无尽黑暗吞噬。

……

雨点如石,砸在茫茫大地上,大树发出吱呀呀痛苦呻吟的声音,野草把头低着,任由雨点落在身上,不敢喊出怨言。

轰隆!

一道雷霆闪过,照亮在林中行走的两人。

林仁在前,打开灵眼,寻找虎妖行走时留下,在天地间尚未消散的一缕妖气,试图从中找到前往虎妖的老巢的路线。

“赵前辈,您的武功为何……”

想了想,林仁还是决定问出这个问题。

从护卫们口中的说法,与马俊以及黄三丰对其的推崇,林仁实在想象不到为什么赵武生连一只虎妖都对付的如此困难。

“咳咳,你是说我为什么这么弱吧?”

赵武生咳嗽两声,苦笑不已。

大雨倾盆,打湿两人的衣裳,沉重的衣服下摆沾满雨水,使衣服下滑。赵武生胸前露出一个黑色手掌印。

“你看见了。”

“嗯。”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出现在镇子上的原因,因为我在找寻一味药材。也是为什么我对付不了一只虎妖的原因,因为这个手印蕴含一丝魔气,它阻碍我体内的内力流转,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一二,也使我的伤势久久不能恢复。”

“是谁伤了您?”

话一出口,便勾动赵武生不安的情绪。

“是谁啊?”赵武生眼中浮现一丝追忆,怅然道:

“是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啊!”

“但是他却修炼魔功……”

他继续道:“当我发现这件事,我阻止了他。我跟他说‘为什么放着好的功法不学,却要去修炼魔功呢?’,他却说——”

赵武生眼中闪过愧疚,与不安。

“他却说怕追赶不上我的脚步……”

赵武生陷入回忆之中:

“那时,我已小有名气,在各大府城只要报出名号,总有人重金邀请我一聚,食宿无忧。而他只是一名在山中修习剑法的小剑士,剑法不精,也没有名声。

相识益久,我时常安慰他:剑法一途,天资虽然为首要,但勤能补拙,只要坚持不懈,总有剑法大成的一日。

他那时只是笑着,并不说话。我也是如今才明白,他脸上有的是苦笑,并非我想象中释然与认可我意见的笑。

你应该知道的,我专攻掌法,因为天资尚可,靠一双手掌闯出不小名声。可他喜欢练剑,我便也开始接触剑法,希望有朝一日我对剑法的领悟超过他时可以反过来指点他,也觉得两个人一起练剑好过一个人孤伶伶,有所领悟时也有个切磋对象……

一天,我听闻一名剑法大家功成出山,我便急忙前去讨教。剑法大家果然不负有大家之名,对剑法的领悟无人能及,我听得入迷了,甘愿成为他的持剑人,跟随左右。日复一日,我在剑法大家身旁待了半年有余,直到剑法大家处理完一些事,决心前去海外寻找高人,我才离开。

临走时剑法大家传了我一本剑法秘籍,没有招式,只有剑法大家对剑法的领悟。

我回到了老家。那时我满心欢喜想要告诉老朋友,我已得到一套大家传授的剑法秘籍这个好消息。

可我见到的,却是熊熊大火吞噬了整个村庄,我的老友站在村庄中央,双目赤红,疯狂舞动手中的剑,嘴里发出不似人的叫声。

我惊慌失措,冲入火海之中,试图将老友救出,他却忽然弃剑,转而一掌袭来。

这一掌打在我的胸口,我顿时感觉气郁,呼吸不畅。将老友手打开,我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老友宛若不觉,只是一掌又一掌向我打来。

我拜师学的是掌法,下山后也靠着掌法闯出名声。可那时,我居然发现老友的掌法境界不下于我!

我无法留手。

但我所学掌法过于狠毒,全力施展下招招致命,若动用掌法,我不能保证老友的性命安全。于是只好使出刚刚领悟的一套剑法与老友大战……”

“说来可笑,我掌法高绝,几乎独步天下,却用剑。老友从小立志成为一名剑法大家,生死搏斗时却弃剑用掌。”

“这一战打了两天三夜,从村庄打到了万丈高峰之上。

胸口的伤似乎越来越严重,内力渐渐干涸,我几乎要握不住手中的剑。

最后一次进攻,我刺伤了他的小腿,他站立不稳,跌下悬崖,我及时拉住了他。但是因为体内伤势严重与力气用尽,无法将他拉回来。

他在那时眼中终于恢复清明。告诉我他修炼了一种魔功,同时急于求成导致他走火入魔,屠戮了整个村庄。

他清楚自己走火入魔后干下的事,求死之心坚决。

我心中悲痛万分,强忍悲痛告诉他,一切都会好的。

只谈了几句,他忽然挣开我的手,告诉我,他在村子里收了一个徒弟。以后他没办法教导徒弟了,让我代为传授。然后他摔入悬崖之中,再无声息……”

“那一掌让我受了伤,如跗骨之蛆,无法痊愈,从此我十成功力发挥不出一二。甚至随着时间推移,变得越来越弱小。”

“这就是我为什么连一只虎妖也收拾不了,也是我为什么要去县城的原因。”

“嗯?”林仁转头看他,不解道,

“这与前辈您去县城有何关系?”

赵武生目眺远方,望着连天大雨,神情萧瑟:

“我找到了老友的徒弟,将得来的剑法秘籍给了他。并告诉他,是我杀了他的师父,如果他想报仇,随时可以来找我……”

“十年了,他终于来了……”

林仁沉默以对。

赵武生完全可以将整件事情的缘由清楚告诉他老友的徒弟,可是他没有。或许,从他老友坠入悬崖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想活了。只是想借老友徒弟的手杀了自己,然后告诉他的老朋友:

你看,我答应你的事做到了。

我把自己会的都教给了你徒弟,他也成长到能杀了我的地步。

从此,两不相欠。

九泉之下等我,我来了……

“嗷!”

陡然,一声虎啸打断了两人的思考。

大风刮来。

“小心!”

赵武生爆喝一声,忽然一脚将林仁踹开。

林仁的身体在空中连打两个转,稳稳落在一旁,再回首,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只见刚刚所在位置,一颗参天大树被一只体型硕大的白色老虎一爪子抓出磨盘大一块,大树轰然倒塌。

若是这一爪抓在自己身上——

林仁不敢想象!

“林仁,帮我争取一盏茶的时间!”赵武生忽然道,

一盏茶?一刻钟?十五分钟?

我的天!

林仁看着明显不是善类的吊睛白额大虫,咬咬牙,拼了!

虎妖吼声不止,群山颤抖,万兽慑服。

林仁只感觉天摇地晃,手中大刀变得滑手无比,垂下头颅,不敢抬起头面对虎妖。

“你,你——”

林仁额头冒出豆大汗珠,自己给自己打气。

生平第一次遇见几乎生不起对抗心思的对手,他忽然喊道:

“你不就是一只大一点的白猫?叫什么叫!看,看我宰了你!”

林仁大叫一声,举起刀冲向虎妖。

一刀平平砍过,虎妖不躲不闪。林仁眼尖发现虎妖眼中居然有一丝蔑视的眼神!

锵!

大刀砍在虎妖身上,林仁仿佛砍中一块坚硬无比的精钢,使出全力的大刀不能给虎妖造成一点伤害,刀刃划过皮毛,再落地,轰地一声泥土与碎石四溅,哒哒哒射穿四周无数树木。

虎妖前爪按地,灵活地转一个身子,一根如钢鞭的虎尾唰地袭来,

猛虎甩尾!

这动作,好熟悉——

思绪混乱的林仁躲避不及,虎尾狠狠击打在林仁胸口。林仁身体高高飞起,撞断数颗小树,后背狠狠撞在一颗参天大树上,落下来,顿时感觉喉咙有丝甜意,酥酥麻麻的感觉袭遍全身,一口鲜血立即按捺不住喷出。

“噗!”

鲜血染红身前地面。

虎妖不依不饶,大步朝林仁跑来。至于边上如老僧入定般站立不动的赵武生,已经被它从威胁者的名单中移除。

“嗷!”

虎妖来到林仁面前大吼一声!声波如浪,吹得林仁沾水的衣襟、衣袖不断飘起。

林仁只感觉自己脑海中如有一尊铜钟,在铜钟外面还不断有人拿锤头敲出震荡四方的巨响声,声音远远能飘荡到十里之外,他脆弱的脑子经受一次又一次声波的侵袭。

弱小的人类!虎妖眼中轻蔑之色暴露无遗。

“嘿!”

可这时,

鼻子、耳朵、眼睛,不断渗出血液的林仁忽然笑了,在虎啸声中嘿了一下。

虎妖疑惑地停下动作,低头,看向这个脆弱地自己一爪子下去就能夺去他性命的人类。

“我说,你的动作,不标准啊!”

什么意思?

刚开启的灵智不足以令虎妖明白这句浅显的话。

它很快知道了。

林仁胡乱在脸上抹把血,手扶身后大树,缓缓站起。乍出马步,双手摆起一个起手式,一前一后,裸露在外的双臂泛出鲜红色,正是运转怒虎诀才会产生的异象!

“我来教教你!标准动作该怎么做!”

“怒虎探爪!”

轰!

林仁右手成爪抓出,抓在虎妖胸口,似乎无坚不摧的虎妖胸前被一爪抓下一块血肉,同时退出数米远。它四爪抓地,地上画出数道痕迹,依然止不住后退的身体。

“嗷?”

虎妖惊住了,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胸口,那儿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刺痛感,缺了一块皮肉的胸口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个弱小的人类居然打伤了我?

没等它回过神,林仁猛然跳起一丈高,双臂泛红,又是一掌拍出。

“吼!”

虎妖大吼一声,不退反进,同样跃起,比林仁头颅还要大的虎爪扇向林仁面庞。

这一掌要是打实了,精钢做的脑袋也会被拍瘪!

林仁嘴角却诡异冒出一缕邪笑。

“你上当了!”

“千斤坠!”

刚刚还在半空中的身体陡然落下,而虎妖远在高空,脆弱的肚皮在林仁面前暴露无遗。

“怒虎掌!”

哒哒哒哒,犹如弩箭阵一瞬间喷射出万只长箭,林仁短短一会已经击打出数十掌,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怒虎甩尾!”

虎妖庞大的身躯此时犹如林仁手中的一个玩偶,在空中翻滚,始终不能下来,林仁身体回转,一脚甩打出去,踹在虎妖肚腹,使虎妖将要落下的身体飞得更高。

“喝!”

林仁伸出手,抓住虎妖巨尾,怒喝一声:

“给我飞吧!”

虎妖在空中翻腾两圈,千斤重的身体悬空,被甩出十数米远!

砰砰砰!

茂密的树林瞬间空出一大片,无数树木纷纷被折断身躯,残枝落叶撒落一地。

虎妖低低唤了一声,挣扎爬起身,一口血喷了出来。

它也受伤了!

喜悦之情顿时从林仁心中冒出,林仁怔怔看着,忽然,有了无比充足的自信心。

它不是不可战胜的!

就在这时,林仁准备趁胜追击,忽然,虎妖动了。

它从黑暗的中来,钻出草丛,所过之处草木纷纷倾倒向两边,无风自动。一声雪白的皮毛在黑暗中万分耀眼,双目似天上明星,又如璀璨宝石,闪耀幽光。犹如一名天神下凡,令人几乎睁不开双眼,无法与它对视。

倾盆大雨轰然落下,滴滴嗒嗒,却不能停留在它身上。狰狞的伤口在缓缓愈合,它沉默着,一步一步,明明速度不快,每一步跨出偏偏像是乘上一座电梯,眨眼间数米。

轰隆!

一声霹雳闪过。

林仁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当他发现这一点,虎妖已经来到林仁身前,无声无息,缓缓举起前爪,缓缓落下。

豆大的汗珠从林仁额头冒出,又滑下。

苦涩的汁水滑过林仁嘴唇,分不清是雨是汗,还是两者的混合物。

林仁放佛回到了小时候,有人用石子砸树,小伙伴方向扔偏了,石子飞向了他,他眼睁睁看着,却做不出躲避的动作。

可他如今已两世为人了!修炼怒虎诀,五感变得清晰,不可能再如前世幼小时一般。

但这种感觉,为何如此熟悉……

林仁的双目渐渐无神,灵魂仿佛脱出躯体。虎妖的巨爪,也离他的头颅越来越近。

就要,死了吗?

还有好多事没做啊……

“圣师!”

“爹,快醒来!”

这是,有人在叫我?

一个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听不真切,林辰缓缓睁开双眼,有一头巨大虎妖,一只如笼罩天地的虎掌悬在林辰面前不过一寸之处,被一只手掌稳稳抵住。

怎么回事,我居然没死?

不对,这又是在何处?

一股力量刹那间从胸膛升起,蔓延全身,林辰忽然什么都想起来了。

他有两具身体,一具为本体,一具为分身。

而他的本体太过强大,若是进入诸天万界中,将会让诸天万界瞬间瓦解。所以他想提升分身的实力,让分身成为至尊。

他成功了,一路所向披靡,击败所有同时代道子,最终一战称雄,而后回到天界,准备度至尊劫。

他方才便是陷入到至尊劫的幻境当中,险些沉沦,也险些在渡劫时被他人偷袭,再也醒不过来。

还好,有人帮他挡住了。

林辰抬头看去。

在他身前,一名头发乌黑,面容凌厉如刀削般的男子站在那儿,伸出一只手,看似软弱无力,却抵住虎妖的巨掌,虎妖怒吼声不断,身体不断下压,始终不能挪动对方一丝一毫!

他是,神娃?

林辰微微皱眉。

为何神娃变得如此成熟,宛如一日间长大?

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又隐藏着多少秘密?

林辰心中疑惑有很多很多,然而这一刻他不愿意再去想。

他终于明白,他之所以烦恼,就是因为他想的太多。

若是无欲,便会无求。

若是不思不想,何来忧愁?

“让开吧。”林辰淡淡道。

他让神娃让开,自己面对这名本体是虎妖的禁忌存在。

“我不杀你,但你需要为他们带句话回去。”

虎妖无比警惕地看着林辰,“什么话?”

林辰一字一顿道:“告诉他们——圣师,回来了!”

《圣魔》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电子书屋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电子书屋!

喜欢圣魔请大家收藏:(m.dianzishuwu.net)圣魔电子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偷香邪医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大叔的宝贝 来自地狱的男人 终极小村医 盖世仙尊 都市奇门医圣 刀破苍穹 萌宝快递:拐个妈咪送爹地 太初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单兵为王 合租医仙 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 三国隐侯 龙血武帝 她的小梨涡 极品帝王 神级巫医在都市
经典收藏 最强医仙混都市 三界红包群 重生洪荒之恶来 仙遁 诸天一页 大圣传 西游大妖王 升邪 虚空大武仙 鸿荒榜 堕风 青帝 仙府之缘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重生之万界天尊 仙帝重生混都市 傲剑蛮荒 大胤仙朝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仙墟纪
最近更新 天下第九 弄个世界出来怎么办 二世仙凡道 最强医仙混都市 凌天剑神 洪荒之证道永生 苍穹之上 九天 败尽天下英雄 超品小农民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极品大散仙 都市之王牌仙尊 仙路桃花传 新白蛇问仙 神道复苏 秘宝之主 都市无敌医圣 永恒圣王 仙宫
圣魔 秘制砂锅鱼 - 圣魔txt下载 - 圣魔最新章节 - 圣魔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