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师无敌

叶天南

首页 >> 仙师无敌 >>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星戒 莽荒纪 屠狗 仙师无敌 秘宝之主 丹警 弄个世界出来怎么办 修真狂少 极品阎罗系统 无道清仙
仙师无敌 叶天南 - 仙师无敌全文阅读 - 仙师无敌txt下载 -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第1101章 异界(六)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黄名户拉着陈俊佳走到靠近看台的一处阴凉的地方,对陈俊佳说:“庞小南被高级军官带走了,是不是因为上次帮你出头得罪了王刚强啊?”

陈俊佳摇摇头说:“不会的,王刚强肯定不敢把在学校打架的事告诉他爸的,他爸再怎么说也是战区司令,不会任由儿子胡来的。”

黄名户转了转脖子,有扭了扭腰,说:“会不会是庞小南把王刚强打惨了,学校要对他进行处分?你看,我们都好久没见到王刚强了,说不定是被庞小南打的太狠了住院去了……”

陈俊佳弯着腰捏了捏酸痛的大腿和小腿,他胸口的汗水顺着下巴和嘴唇流到了鼻尖,滴到了塑胶跑道上,打出一小块深色的印迹。听黄名户这么说,陈俊佳开始有些担忧,如果被黄名户说中,那陈俊佳就成了罪魁祸首。

庞小南跟着军官来到一栋教学楼前的停车场,里面有一辆特别显眼的大G吉普车,在周围的小轿车衬托下显得格外高大,庞小南对车不是很敏感,但是他大概知道这车的价格,据说高配款要几百万。

军官走到吉普车的前排车窗前,车内的男子摇下了车窗,庞小南看清楚了,正是老人的保镖。军官对保镖微微一笑,说:“人给你带来了。”

保镖回报一个灿烂的微信,说:“谢了,改日请你吃饭。”

“行,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军官朝保镖挥手告别说,“这鬼天气太热了,我穿着这身衣服在外面浑身不自在。”

保镖打开车门下了车,同样挥手致意说:“好的,你有事先忙。”然后把头转向了庞小南,仍是面带微笑。

庞小南这才有意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自称保镖的人,这是一个任何女人都会感到心动的男人,他全身的肌肉把衣服撑得线条丰富,但是又恰到好处,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粗鲁的猛男。而让人着迷的是他的面容,那是一张阳光大帅哥的脸,浓眉大眼,眼神中充满刚毅,高耸的鼻梁,萦绕着雄性气息,青铜色的肌肤,一看就是经常在外执行任务。

就在庞小南打量的时候,保镖伸出了右手,说:“你好,庞小南,我叫彭玉炎,我们昨天见过。”

庞小南也伸出手,和彭玉炎的手握在了一起,彭玉炎的手刚劲有力。“你好,老人家怎么样了?”虽然庞小南知道老人在他送到医院的时候应该能够抢救过来,但他还是出于礼貌的问了一句。

“已经没事了,多亏了你。不过老人现在想见见你,希望你跟我走一趟。”彭玉炎打开吉普车后座的车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庞小南正好想去看看老人的伤势,他知道老人即使能够抢救过来,但随时会有复发的危险,也许他能找到治疗的方法。

庞小南踏上了吉普车,这车果然很高级,后座的车门一打开,就有一个台阶从车子底部伸出来,方便人踩着进入高高的车身。

彭玉炎发动了吉普车,车子发出低沉的吼声,向校外驶去。

彭玉炎双手握着方向盘,聚精会神直视前方,一看就是很标准的军队驾驶员习惯。他的话从前排传到了后排的庞小南耳朵里:“兄弟啊,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听医生说,如果昨天你送迟一分钟,老爷子就回天乏力了,那样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车里的环境跟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外面酷暑难耐,里面清凉舒爽,不过这对于庞小南来说,对比不大,因为他吸收了灵气的缘故,身体对环境的变化只有极其微小的反应。

庞小南问:“为什么昨天老人家会倒在那里?”

彭玉炎说:“我是老爷子的司机兼保镖,本来我的职责就是寸步不离他,保护他的安全。昨天老爷子一时兴起,要来东力军校附近转转,我就开着车带他去了,在东力军校的时候,老爷子说想喝777牌的凉茶,因为这是东力军校自己研制的配方,有很多的记忆在里面,所以我就去买了。”

“可是当我买了凉茶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老爷子。我其实没走多远,就在东力军校一个小超市买的,来回不超过2分钟的间隔,可是老爷子却真的不见了。我当时在学校里到处跑着打听,最终才打听到老爷子从北门出去了,但是当我从北门追出去的时候,却始终找不到老爷子的身影。”

彭玉炎歪了一下头,像是对着庞小南作了个揖,“最后我只好调动了警署里的关系,查看了附近几个路口的监控,才发现是你背着他赶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于是我马上就赶了过去。”

“调动警署的关系?”庞小南心里一个大大的问号,要调动警署,要么是警署的高级领导,要么是比警署权力还要高的上级机构,这个彭玉炎,不过就是个保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权力?不过刚才看他跟少校打交道的关系,他的级别至少能和少校平起平坐,庞小南没有作声,静静的坐在后座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你知不知道你救的是谁?”在很久的沉寂之后,彭玉炎突然来了一句。

庞小南摇头说:“不知道。”他才来华海市不久,最熟悉的也就是宿舍那几个死党,最多还有同班的同学,华海市对于他来说,还是个陌生的城市。

“你平常都不看新闻的吗?”彭玉炎有些好奇,老爷子虽然深居简出,但是他的事迹是所有华龙合众国人都耳熟能详的。

庞小南说;“不好意思,我很少看新闻。”他说的是实话,在家乡的时候,家里没有电视也没有报纸,在学校就是刻苦读书,哪里有闲情逸致去关心国家大事?不要说国家大事,他连他们县的县长都不知道姓甚名谁。

不过庞小南倒是在心里盘算开了,看彭玉炎开的这车,他又是老人的保镖,那老人非富即贵,正好可以和他做个交易。

“告诉你吧,这回你救的可是王议员。”彭玉炎提到“王议员”3个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谁都知道这3个字的分量。就算不怎么看新闻的人,都会从各种渠道听过“王议员”三个字,虽然王议员早已不问世事,但是他在华龙合众国军政商界还是泰山一样的存在。

庞小南怔了一下,心里有些小激动,靠,随手一救就是个大佬,还是那么大的来头,这以后吃香的喝辣的有保障了。

但他不露声色的说:“哦,原来是王老。”其实他对王议员没什么概念,但是为了表示他也读过书,就假装认识了。

没几分钟,车子就开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彭玉炎领着庞小南七拐八拐进了电梯,来到了一层非常安静的疗养病房。

彭玉炎在前面带路,走到一个有两个保镖守门的病房,他指着里面对庞小南说:“老爷子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庞小南推开门走了进去,一眼看到了窗台上那盆兰花,洁白的花朵开在纷杂的绿色长叶中,显得安静祥和。这是一个很豪华的病房,不,不像病房,倒像是一个小型的会所,里面有茶台、茶桌,还有沙发和书架,与那些五星级酒店相比,毫不逊色。

一个老人睡在病床上,病床呈45度角向后斜倒着,老人双手捏着一份报纸,报纸刚刚好遮住了他的脸。

庞小南走到病床前,礼貌的说了声:“王老,你好。”

王议员缓缓的放下了报纸,取下了老花镜,冲庞小南微微一笑,说:“你是庞小南吧?快坐!”王议员伸出手示意庞小南坐到靠窗的那张绿色布艺的单人沙发上,他的声音虽然苍老,却铿锵有力。

庞小南也不客气,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这沙发是用上好的布料做旧而成,摸上去手感不错,磨砂的质感中又带着些许的细腻。

王议员双手撑着床沿,身子向上伸了伸,稍微坐直了一点,对庞小南说:“医生交代我要多卧床休息,所以请你原谅我不能下床跟你道谢了。”

“没事的王老,你就在床上好好休息吧。”庞小南把背部从沙发靠背上移开,身子稍稍前倾,认真的等待王议员说点什么。

“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王议员很干脆,“说说看,你有些什么心愿我能帮你实现的?”

庞小南很满意王议员的态度,不愧是做大事的人,不拐弯抹角,但是他却站起身说:“王老,我想你这个病困扰你很久了吧?能给我说说是什么情况吗?”

王议员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庞小南的眼睛说:“我自己知道自己的状况,那天我晕倒后是必须要及时服药的,不然就只能撑几分钟人就没了,但是从我晕倒的地方到这个医院,任你跑的再快,开车都要几分钟,我想,你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延缓了我的生命。”

“好啊,我就跟你说说我这毛病,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妙招。”王议员虽然对生死看的很淡了,但是能够多活些日子,又何乐而不为呢?

王议员摸着自己的胸口,陷入了回忆:“几十年前,我在前线指挥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战争,我拿着望远镜站在战壕里,突然听到头顶传过来轰隆隆的响声,是敌人最先进的战斗机开过来了。接着,就只听到一声巨响,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战地医院的病床上,我的胸口缠着厚厚的纱布,这里很疼很疼。”王议员敲击了一下自己的心口,做出痛苦的表情。

“医生告诉我,炮弹的碎片打进我的胸口。但是运气还不错,碎片跟心脏只是接触了一下,”王议员笑着说,“也就是说,我的心脏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里面,否则我就命丧当场了。不过,那碎片造成的创伤还是折磨了我许多年。”

“碎片让心脏周围的神经受损,我时常会感到心口痛、胸闷等症状,阴雨天尤其强烈。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毛病越来越严重了,直到去年开始,医生告诉我,要随时准备发生意外。这次,我竟然痛的晕倒了,我倒下的那一刻,本来我就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活过来了。”

王议员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笑眯眯的看着庞小南说:“这位同学,看来你是上天派来给我的救星,想不到我还能再苟活些日子。”

庞小南走到病床前,诚恳的说:“王老,是你自己吉人天相,你为国家民族抛头颅洒热血,老天怜惜你呢。你能让我把下脉吗?”

王议员怔了一下,没想到庞小南年纪轻轻还会把脉,他把手往庞小南面前一伸,说:“来吧。”

庞小南手往王议员手腕处一搭,同时蹲了下来,启动灵识,让意念随着脉动来到了王议员的心脏附近。一幅心脏全景图出现在了庞小南的脑海中,这里确实很乱,无数的神经被扭曲,还有些细微的经络被切断。

收回灵识,庞小南重新坐到了沙发上。王议员看着庞小南,笑着问:“怎么样同学,我的脉象是不是看起来没救了?”王议员为了自己这个病寻访了无数名医,包括西医和中医,但是他们全都束手无策。

庞小南认真的说:“你这病我能治。”

王议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庞小南平淡的重复说了一遍:“我说你这病我能治。”

看庞小南不像在开玩笑,王议员直起了身子,眉毛挑动了一下,问:“哦?你准备怎么治?需要我怎么配合?”

庞小南说:“你帮我找一个医生来,我需要向他借点东西。”

王议员拿起挂在墙上的一个听筒,按了一个绿色的按钮,响了几声之后,一个好听的女声:“王老,请问有事吗?”

王议员对着话筒说:“帮我叫一下邱医生。”

“好的。”对方挂了电话。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有些花白的,但精神却很矍铄的医生进了病房,爽朗的开口说:“王老,今天怎么样,是不是哪里感觉不舒服?”

王议员笑着说:“邱医生,今天没什么大碍,还是老样子。”

邱医生熟练的拿起听诊器在王议员的胸口听了片刻,点点头说:“嗯,恢复的不错,好好在床上养着,千万别再乱走动了。”

王议员把身上的被子掀开,慢慢的下了床,走到邱医生旁边,指着庞小南说:“邱医生,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那天救我到医院的大学生,庞小南。”

王议员又转过头对着庞小南说:“小南啊,这位是邱医生,东力军校附属医院的心内科主任,技术高超,那天就是他抢救的我,他在国际上可是鼎鼎大名,号称一把刀啊,很多生命垂危的病人都被他救活了。”

邱医生摆摆手说:“王老谬赞了,不过这位同学,那天多亏你送的及时啊,不然连我也是回天乏力了。”

庞小南看了看邱医生,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医生,身材健朗,露在白大褂外的那双手虽然苍老,青筋显现,却遒劲有力,应该在手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不然也不会在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当上心内科主任。要知道,东力军校附属医院可是军队医院的翘楚,不仅在国内赫赫有名,国际上也是声名远播,不少国外的病人也都远道而来。

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邱主任的救治,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及的奢望,因为邱主任不但业务繁忙,还兼任着研究和教学任务,不是特别重要的病人,他一般都不会亲自出手。庞小南又望了望王议员,再一次从心里对他的能量表示佩服。

王议员对邱医生说:“邱医生,这次找你来,有件事情要麻烦你。”说完王议员对庞小南笑了一下,示意他可以把要的东西说出来。

庞小南起身说:“邱主任,我想跟你借一样东西。”

邱医生问:“什么东西?”

庞小南说:“银针,针灸用的银针。”

“哦?”邱医生大惑不解,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的学生要银针做什么,而且就算是他自己,也从来没使用过银针,这样东西,只在理疗科里有用到,“我能问一下,你要银针做什么用吗?”

庞小南看着王议员说:“我想用银针替王老治病。”庞小南毫不隐瞒的说出了他的目的。

邱医生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视,说:“你想用银针给王老治病?恕我不能答应。”

“为什么?”庞小南问,他实在不明白邱医生为什么拒绝。

邱医生转向王议员说:“王老,你先坐下来,你身体虚弱,不能久站。”王议员走了几步,坐到了刚才庞小南坐的布艺沙发上。

邱医生对庞小南说:“这位同学,你想用针灸为王老治病,但是你看看王老现在是什么状况?他本身有痼疾,现在大病初愈,身子十分虚弱,贸然使用不科学的手段,只会让他旧病复发,甚至危及生命!还有,我想问一下,你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

以邱医生的经验,国内没有哪个医学院专门教授针灸,即使是中医高等院校,也没有教人用针灸治疗心脏病的。况且,庞小南这么年轻,即使学习过针灸,经验也不可能丰富到哪里去。他说用针灸帮人祛湿还可以相信,但是用针灸帮人治病,那只能是纸上谈兵。

庞小南摇摇头说:“我不是医学院毕业的,我是东力军校量子力学系的新生,今年刚来。”

邱医生更加的对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表示不满:“既然你不是医学院毕业的,你又是从哪里学的针灸?”

庞小南总不能告诉邱医生,他的针灸术是从另外一个世界带过来的,在他修炼的道路上不断的领悟总结的经验,他只好撒了个谎说:“我是小的时候遇到一个高人,他教我的。”

“高人?”邱医生冷笑了一声,“江湖上的赤脚医生,那针灸术你也敢学,要是出了人命,你负责的起吗?”邱医生越发觉得庞小南不靠谱,这么不靠谱的人竟然能考到东力军校,真的是不知道走了什么运。

但是他又觉得要教育好庞小南,毕竟东力军校也是他的母校,算起来,庞小南还要叫他师兄或者师父师爷,他语重心长的对庞小南说:“同学,治病救人要讲究科学,我不否认民间有一些偏方和手段有些效果,但那可能没有经过仔细的研究论证,即使治好了病,也可能是小概率事件,如果用小概率的手段去治疗很严重的病,那就是对生命的极不负责!”

“还有,王老是我的病人,我要对他负责,所以我不能允许治疗上出现任何的偏差。”邱医生说的一番话,句句在理,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医德和医术水平。

庞小南感到无奈,他转向王议员说:“王老,邱主任不肯帮忙,那我也没办法给你治病了。”

王议员沉思了片刻,下了很大的决心对邱医生说:“邱医生,我相信庞小南,请你帮我这个忙,把银针借给他。”虽然他也不相信庞小南能用针灸给他治好病,但自己毕竟时日无多,试试又何妨。

“王老,你!”邱医生不知道庞小南给王议员下了什么迷魂药,竟然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要三思啊,王老,治病不是开玩笑的!”

王议员笑了笑:“邱医生,要不是庞小南,我早就交代了,就算出现什么意外,他也多给了我几天生命。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邱医生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去借银针来。但是王老,你需要和医院签一个协议,承诺在庞小南治疗的期间出现任何事故,都和医院无关。”邱医生例行公事的宣布了一下医院规定,不再阻拦,毕竟王老自己都不在乎,他也多说无益。

“好的,没问题。”

“还有,庞小南治疗期间,我必须在场。”邱医生本着一个医生的职责说,如果他在场,就算当时出现什么意外,还有回转的余地。

喜欢仙师无敌请大家收藏:(m.dianzishuwu.net)仙师无敌电子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校草是巨星:丫头,别太拽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三界独尊 万古天魔 天庭小狱卒 流氓神医都市行 太古星辰诀 神医灵泉:贵女弃妃 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极品仙帝在花都 极品帝王 单兵为王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天唐锦绣 神道丹尊 次元间的旅者 都市超级神尊 史上最强赘婿 终极小村医
经典收藏 王者风暴 天机传奇 匪途 最强丹药系统 医武神相 申公豹传承 无限道武者路 我成了神级大盗 都市之王牌仙尊 晶壁国度 巫颂 天刑纪 醉卧群芳 侠武大宋 都市之少年仙尊 校园邪少纵横 诸天一页 邪菩萨 神级巫医在都市 窑神
最近更新 前任无双 穿越民国变成蟒 如来必须败 月下剑仙有三人 山海八荒录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铺 我从天上来 最强医仙混都市 仙路桃花传 魔邪之主 天下第九 我有一把妖剑 丈六金身 归藏剑仙 武神皇庭 太丘之上 仙缘无限 我成了神级大盗 神道复苏 太平客栈
仙师无敌 叶天南 - 仙师无敌txt下载 -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 - 仙师无敌全文阅读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