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纱利雅

首页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惑世血莲 快穿之陈舟游记 大佬们对我恨之入骨 慈母之心[综] 功德簿 清色莲华 农家有娇娇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娇娘春闺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纱利雅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全文阅读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txt下载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不管什么时候, 在忙忙碌碌间,时间总是一晃而过。

年前易安易康从舒丰郡回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 这会儿易安就得再度出发了。

对, 这可怜的孩子还得再跑一趟易家村接人。

没法子。

他是家中长子,这种事儿总是少不了他的。

不过这一回他也不是独身一人,车丰陪同他一起回去。

本来车飞还打算一起的。

但是车丰表示, 他只是回去看看顺便散心, 不要劳神管教弟弟,你要是真的那么闲, 就去教教你小侄儿去!

车飞差点没有被噎住。

因为他家小侄儿刚刚满月啊!

教个毛线啦!

不就是在孩子出生地时候太过高兴, 所以口不择言了几句吗?怎么一直记在心里呢?

车丰才不管车飞在暗地里碎碎念个啥呢, 他转头安抚刚刚出了月子的妻子。

因为有易卓在旁边指点, 周秀云自怀孕到孩子诞生, 一直过的非常舒心, 虽然儿子刚刚满月,当爹的就得出远门,周秀云确实有些怨气, 却也表示可以理解。

毕竟, 之前成亲的时候, 车家就没来人。

她作为一个新媳妇也不好问, 现在孩子都生了, 确实该去说一声。

面对周秀云的通情达理, 车丰感动之余也松了一口气。

他之前一直挺担心, 要是周秀云不高兴怎么办?

幸好现在一切都好。

因为周秀云刚刚出月子,所以也没有出去送行,只是在房间叮嘱了几句车丰, 就听到车丰说道:“夫人, 那我先走了!”

“老爷慢走!”周秀云说完,就听到脚步声慢慢离开。

一瞬间,周秀云就感觉周围静的厉害。

但是很快,旁边儿子的哼哼声唤醒了周秀云。

周秀云温柔的笑起来,凑过去逗弄起了自家儿子。

没关系,很快自家老爷就会回来了!

不得不说,周秀云日子过的舒心。

她上面虽然也有太婆婆和姑太太。

还有几位小姑子。

但是每一位都非常通情达理,非常好说话。

对她的规矩也没多大。

尤其是坐月子的时候,也经常会有小姑子过来陪她说说话。

在车丰离开数日之后,这一天天气极好,易萱她们再度过来陪她说话玩耍。

因为屋内有暖炕,所以窗户都是大开的。

周秀云一抬头就发现他家小叔子正在外面探头探脑。

她不由得笑起来。

她在嫁进来之前还担忧过和小叔子相处不好,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这是个好孩子,对她也很敬重。

通常这孩子很少和自己说话,基本上都是找车丰。

不过现在车丰不在,估计是有什么事了。

幸好,今儿易萱她们也在,她也不担心什么。

周秀云扬声道:“二叔!”

车飞原本正在犹豫,听到声音吓一跳,他看到周秀云,忍不住咧开嘴,打招呼,“大嫂!”

周秀云笑道:“二叔,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易萱也看向车飞,问道:“飞儿,找遂安嫂嫂有事吗?”

车飞是真的有事,但是易萱她们在他不好开口,偏偏易萱她们要是不在,他还是不好开口。

一个年轻大小伙子,跟自家嫂子单独说什么私房话?

易萱看着车飞那副为难的样子,瞬间了然,对旁边的陈清雪和易勄招了招手,示意到一边去玩。

周秀云同样也看出了车飞的为难,站起身,去了有些距离的另一扇窗口前,看同样机灵的窜过这边来的车飞,问道:“飞儿,你有什么事儿想跟我说吗?”

“嗯!”车飞表情严肃的点头。

周秀云表情也严肃起来,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呢!”

车飞要跟周秀云说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之前易卓回乡探亲的时候,他们在车家的遭遇。

当然他没说太明白,因为有些话他真的没法子跟嫂子说。

但是周秀云也不傻,很快就听明白了车飞在说什么,她问道:“你是担心老爷被……那人利用吗?”

车飞挠头,说道:“我哥性子好,我怕他吃亏,嫂子,你一定帮我哥啊!”

周秀云面色有点怪,她嫁给车丰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间朝夕相处,她可是清楚车丰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被人欺负?

他不欺负人就不错了!

但是周秀云这会儿看着车飞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也没有欺负人,笑着点点头说道:“飞儿,你放心吧,我不会让老爷被人欺负的。”

车飞看周秀云答应了,直接开心的笑了起来。

当下也没有久留,跟易萱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便跑走了!

跑到半路又跑回来,从怀中摸出一个拨浪鼓放到窗台上,叫道:“这是给我侄子的!”

这回彻底转身跑了。

只留下周秀云哭笑不得。

她儿子才刚刚满月啊,距离玩这个时间还早了点啊!

车飞和周秀云说话的声音虽然比较小,但是他们终究没有瞒着人,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易卓那边。

易卓也不由得微微皱眉。

车家,那边早晚会是个麻烦。

但是他也相信遂安不会那么被某些人缠住吸血。

其实这一点只要想想他的教导者是谁都可以理解了。

赵昆,虽然现在明面上的身份光鲜亮丽,但是他当年学的东西可都是暗处行事的。

就连易卓自己,都承认,自打他进入官场之后,玩的更多的是阴谋诡计。

他虽然没有亲手杀人。

但是有多少人因他而死,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易卓微微合上眼。

他终究和他当初穿越的时候不一般了。

万幸,他内心深处的东西没有改变。

这就足够了。

——————————————

就在车丰易安回易家村接人的时候,已经离开一年的赵昆终于回来了。

带着大量的,干净的,如同雪花一般的盐。

整个朝堂都炸开了锅。

易卓更是知道,他们和盐帮之间的战斗即将开始。

但是他能够确定,盐帮绝对不会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同时,赵昆的回归也代表着,他家闺女即将出嫁。

啊啊啊,只要想到这个,易卓就忍不住的火大。

尤其是他在某天看到易萱头发上多了一枚从来没见过的珍珠碧玉簪子,就更火大了!

因为他很确定,他从来没给易萱买过这个簪子。

但是在气过之后,易卓还是松了一口气的。

毕竟,赵昆都已经离开京城一年多了,他现在能一直在心上记挂着易萱,这就足够了。

赵昆对于易卓看自己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也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卓叔,您就放心吧,大姑娘是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求来的,自然不可能让她受半分委屈。”

易卓却直接撇嘴。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呵呵。

他完全没考虑这句话把他自己也骂进去了。

赵昆无奈,随手将刚刚泡好的茶端给易卓,心中则在安慰自己。

甭管什么时候,老丈人看未来女婿不顺眼都是很正常的。

他更是被易卓看不顺眼了四五年,正常正常,早就习惯了。

易卓一边喝着茶,一边开口道:“永安,关于盐的事情……”

“我不插手……”赵昆摇摇头。

易卓抬眼。

赵昆轻轻耸了耸肩膀,说道:“七叔应该正摩拳擦掌准备收拾盐帮,我还是不要去凑热闹的好!”

易卓哑然失笑。

他笑道:“自打询儿出生之后,老七好像更有动力了!”

“难道不是受不了吗?”赵昆有些戏谑的说道。

易卓哈哈大笑。

询儿就是翊王爷在去年七月底诞生的孩子。

如同翊王爷所期待的那般,是个儿子。

但绝对不是乖乖牌的,打从生下来,这小鬼就是个夜哭郎!

而且还是个定时定点的夜哭郎。

每天晚上戌时一刻准点开始哭,哭到亥时一刻准时停止。

从来不多哭一声,也不少哭一声,就跟上班一样!

可怜的翊王爷和翊王妃各种法子都用遍了,基本上毫无效果,只能硬看着孩子哭!

超头痛!

易卓只能默默地感激,幸好遂安家的大儿不是夜哭郎,要不然真要命啊!

要知道,别说这年代了,后世科技发达的时候,夜哭郎都是在学术领域解决不了的!

也幸好翊王爷家里仆从多,轮着来总能扛得住的!

四月上旬。

易信一家子和易莲一家子终于到了京城。

易卓在城门口接到他们的时候,各种惊喜。

他本来以为只有易信一家子会过来,毕竟易励马上就要成亲,他们自然不能不来。

却没想到易莲他们一家子也会跟着一起来。

易莲对此直摇头,“遂安那小子真能说……绕来绕去的就把我们给绕来了”

易卓哈哈笑道:“大姐说的哪儿的话,萱儿马上就要成婚了,周家虽然也有女性长辈,却不适合支撑这一摊,你来了就好了!”

他这话是实话。

周家确实有女性长辈,奈何一个是周老太太年岁已大,另一个就是陈二夫人,她之前可是中过毒,彻底亏空过身体的,好好养着倒也罢了,一旦耗费心力过大就是大麻烦。

偏偏易萱嫁入楚王府,光用想的就知道绝对会忙疯。

之前陈二夫人帮着易卓操持易萱的嫁妆单子,就叫王老大夫看了两回。

也就是永宁长公主来帮忙的及时,要不然天知道陈二夫人会不会倒下。

易莲虽然挺高兴易卓这么说,但是她一点信心都没有。

毕竟,在易莲看来,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女人。

管这边的事情?真的有点为难她了。

易卓却一脸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办事儿的都是仆从,大姐你只需要做主就行,至于怎么做主,我回头让三姐陪你一起就是了。”

陈二夫人现在虽然帮不了大忙,帮忙辅佐一下易莲还是可以做到的。

谁知道易莲一听这话,更紧张了。

这让易卓有点无奈,却也不好说什么。

反正等等易莲跟周老爷子他们见面之后应该就不会紧张了。

易卓正在跟易莲说话。

另一边,易信他们也在围着和易励说话。

韩山梅抓着儿子,一边仔细看着易励,一边心疼的说着,“瘦了瘦了!老二,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

“娘,怎么会啊?天天不知道吃的有多好!只是这几天比较忙罢了!”易励笑眯眯。

赵昆之前带回了大量的盐,在朝堂上引发了剧烈的争吵。

为什么?为了盐归哪一部管呗!

谁都能看出来盐这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赚大钱的!

结果四爷被吵烦了,直接把盐归了完全没开口的易卓的商业部。

然后,忙的就是易励他们了。

韩山梅先关心了自家儿子,然后就想起两年不见的闺女,“勄儿现在怎么样了?长高长胖了没有?”

易励哈哈笑,说道:“娘,到时候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亲热一番之后,大家热热闹闹去了周家。

周家早就准备好了客院。

且不说周家的规模让两家人目瞪口呆,单单客院都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一般。

更不用说,不多时一个个仆从过来请他们沐浴更衣!

易信他们面面相觑,又想起车丰跟他们嘱咐过,来了就当自家。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于是一群人各自沐浴更衣不提。

易卓这边却直接找了车丰来谈谈。

因为易卓敏感的发现车丰的情绪不太对。

车丰却没多说什么,只是说道:“表舅,您别担心我,我已经是当爹的人,不会跟小孩子一样什么都要了……”

易卓就想吐槽,说反了啊,小孩子才做选择题,大人才是全部都要。

但是很快,易卓就反应过来,车丰在说什么。

他伸手拍拍车丰的肩膀,说道:“行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你这一路上辛苦了,赶紧回去看看媳妇孩子去,估计他们早就翘首以盼了!”

提到周秀云和刚刚出生的孩子,车丰浑身的气息都柔软了许多,他笑道:“嗯,那我去啦!”

看着车丰的背影,易卓轻轻摇摇头,默默地感叹一句。

人长大了,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

但,这才是人生啊!

等易卓矫情完,易信他们那边也都洗去了旅程中的尘土,换上了新衣。

这是准备去拜见周老爷子了。

当然,这会儿所有人都超紧张。

包括一向很跳跃的张贵。

易卓就笑,“大家不用这么紧张,老师很好说话的!”

易信张福他们却只是勉强笑了下。

易卓知道,这是小老百姓见到大佬,好吧,即便是过去的大佬的本能反应。

不过,易卓相信,他们这会儿也是白紧张了。

且不说周老爷子他们都是人老成精,单单看在易卓的面子上,他们也不会给易信易莲他们脸色看啊!

事实上,也正如易卓预料的一样。

不管是周老爷子这边还是周老太太女眷那边都是其乐融融。

尤其是女眷那边。

周老太太看起来超级慈祥。

陈二夫人对易莲也是一脸亲热,说道:“姐姐来了就好,您不来我这边做事都担心呢!”

易莲赶忙扶着陈二夫人,说道:“哎呀,妹妹你可别这么说!我就是一个乡下的妇道人家,不懂这些的,到时候还需要你帮着指点才好!”

不过她这会儿也看出来了,这陈二夫人的身体是真的不好。

虽然看起来挺好,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陈二夫人身体绝对亏空过。

像这种人只能仔细养着,绝对不能劳神劳力的。

这也让易莲松了一口气。

她就怕明明易卓开口让她来办事了,结果一堆人拉后腿。

到时候肯定会引发一大堆的问题的。

现在一看,挺好!

她不担心陈二夫人会找事儿了。

陈二夫人也看出来易莲的性子,虽然确实个乡下女人,却挺会说话,举手抬足间也非常利索,再加上易莲那张脸的加成,嗯,只要这人不犯原则性错误,万事好说。

相比起心底有事儿的易莲,韩山梅这会儿正一脸惊喜的抱着自家闺女说话。

两年不见,她家又黑又瘦的小猴子一样的女儿,完全变了一个人。

变白了,也长高了,长胖了,穿着一身新衣,带着漂亮的首饰,看起来就跟真正的官家小姐一样!

王云云看着易勄的眼神则有些微妙。

不过这回儿也没人在意她。

易卓在确认女眷那边没问题之后,也笑着陪在一旁,看着周老爷子见人。

不过,张家的孩子毕竟不是正经读过书的,老爷子也看出来孩子们坐不住了,果断摆摆手,说道:“得了,我也不拘束着你们了,有事直接找超远就行,他啊,就是咱家的家主呢!”

“是是!”易信还是很紧张的笑了笑。

张福他们也好不到哪儿去。

等一行人出了正院才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张俊几个小的,整个人都彻底放松了。

易康无语,说道:“祖父有那么可怕吗?至于这样的?”

“不是可怕啦!”年纪最小的张昊咧咧嘴,努力想着词,说道:“而是太……”

“威严?”张贵提醒道。

“对,就是这个词,太威严了!”张昊用力点头。

易康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也不能怪他,实在是他最开始见周老爷子的时候是在文林县外面,而且周老爷子还是落了难得,而且他那时候年纪又小,所以完全不觉得如何。

易卓在旁边笑了笑,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接下来你们会在家里住很久,相处久了,就会明白老爷子人很好的,也很好相处的。”

易信张福他们对视一眼。

很显然他们不相信易卓的话,那位老大人一看就很威严。

怎么会相处久了就会觉得好相处的?

易卓也不多说什么,反正,时间会代表一切的。

但是易卓忘了一点,这是古代,不是现代。

古代的等级可比现代的等级严格了太多太多,一个月的时间完全不足以消去他们对周老爷子的敬畏。

好吧,还得再加上对赵昆的敬畏。

他们既然来京城了,自然也就知道赵昆的真正身份了。

我的天老爷喂,这可是王爷啊!

真正的王爷!

他家超远竟然有了一个王爷女婿啊!

果然,他们易家的祖坟上冒青烟了啊!

易卓表示无语。

算了,随你们去吧。

不过,易卓也不忘拉着易信说一下关于易励未来媳妇家的情况。

结果易信韩山梅猛点头,连连表示,他们完全相信易卓的眼光,也完全没有半点意见。

易卓看着这两口子的样子,只能叹息口气。

成吧,没意见是好事儿。

不过他也没忘给易信两口子打预防针,徐家姑娘因为从小日子过得好,所以生活上肯定也要求高,你们可以私下有意见,但是千万别表现出来。

韩山梅笑道:“放心吧,关于这些,遂安早跟我们提过了!”

易信更是说道:“不错,卓弟,你也不用这么担心,等老二成亲之后,我们很快就要回易家村了!我们家的规矩,分家都是跟长子过的,哪儿有跟小儿子过的啊!”

虽然没明言,但是自打易励跟着易卓离开易家村,在易信心中,他们是默认已经分了家的。

易卓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出口。

很显然,易信有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易信干的比他想象中还要离谱!

就在易卓跟他们两口子谈过之后,他们回去找了易励跟易方两口子来,直接宣布了分家的事宜。

分家很简单,易励直接分出来,家里啥东西都不给,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易方的。

但是相对的,以后易励拿到任何东西,易方都不准沾手。

易励易方在听到易信的话之后都惊呆了。

同样惊呆的还有后面被喊过去的易卓。

易卓表示:他知道他哥狠,但是也不至于狠到这种地步吧?

事实上,易信还能更狠,他当场写了分家书,让易励易方签下了字。

签字之前,他还语重深长的说道:“老大,你也别觉得我向着老二,是,老二现在是当官了,但是官场上可比我们普通小老百姓危险的多,前些天,你也听老二说过吧?前几天的分人抄家,有多少人被搅和进去啊!你懂吗?”

易方嘴唇动了动,最终点点头说道:“爹,我懂你的意思,我就是做小买卖的料儿,当官什么的,不适合我!”

“嗯,”易信点点头,又转头看向易励,说道:“老二,你也别觉得我向着老大,是,家里的东西都归他了,啥都没给你,但是不要忘了,你现在已经当了官了,而且马上就要有个四品官的丈人,怎么着他也会管你的,懂吗?”

易励相比起易方想的更多,他同样明白他爹是什么意思,他用力点点头,说道:“爹,我明白的!”他顿了顿补充道:“不管怎么样,我哥总是我哥,我不会不认他的!”

易信当下高兴地笑了起来。

看着两个孩子签了名。

心中则在暗暗地庆幸,现在彻底分家了,老大家的应该不会胡思乱想了吧?

事实上,王云云这会儿都傻了,她之前确实动了心思,想着是不是让她当家的也来京城混,毕竟,老二都当官了啊,难道不该拉拔下兄弟吗?

没成想……

分了家的兄弟虽然依旧是兄弟,但,分了家的兄弟可就是两家人了!

完了!

易卓对于易信分家的内情完全没多问。

这种事情完全没问的必要,就如同他只是过去旁观了一样。

或许也正是因为易励易方彻底分家的缘故,易信对于易卓拿出来的聘礼,虽然大吃一惊,却也半点不闻不问。

就当自己不心动,也不知道大儿媳妇眼睛都要红了。

因为易信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两个儿子之间的情义,不至于被快速磨损。

易卓为易励拿出来的聘礼,和之前给车丰拿出来的是一模一样的。

虽然一个是白身,一个是五品官,但价值基本上是一样的。

唯一的差别是,车丰那份金银绸缎啥的多些,易励这份则是各种上好的笔墨纸砚,古籍更多些。

论分量,是一模一样的。

就如同,车丰和易励在他心中的分量一般。

——————————————————————

易励的婚礼过后,很快便轮到了易萱出嫁。

相比起易励和车丰,易萱的嫁妆才叫一个多,易卓是不缺钱的,虽然他在外面几乎不表现什么出来,但是他真不缺钱。

且不说香皂肥皂给他带来的几十上百万两银子,还包括四爷默契给的重重赏赐。

家具,羽绒服,甚至羊毛衫羊毛裤……这些东西的方子,易卓虽然直接上交给了四爷,但四爷也用各种方式来拼命补偿给易卓。

特别是在婚礼到来之前,四爷简直是找到理由就给易卓赏赐。

易卓也知道四爷的想法,欣然纳之。

回头,他就把大部分东西都放到了易萱的嫁妆中。

这让易萱的嫁妆比之当年翊王爷娶妃都不差。

当然,这是面子上的。

喜欢暗地里发财的易卓,在和易安易康私下谈过之后,默默地将一样好东西给了易萱压箱底。

那就是酿酒方子。

现在占城稻已经找到了,粮食很快就不会缺了。

有这酿酒方子,不管易萱是用来压箱底也好,还是拿来换钱也好,都是一条退路。

大殷王爷娶亲的规矩繁琐的让人头痛,尤其是四爷插手之后,易卓听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幸运的是赵昆娶亲,基本上不需要易卓做些什么,他身为长辈,基本上只需要端坐在正房由别人陪着说话就行了。

对,主谓语没用错哦!

实在是易卓忒狠。

就在赵昆易萱大婚前夕,他直接给四爷递上了一个陈条。

里面没说别的,只是说了说石见银山的事情。

四爷看到之后,脸色都是空白的。

翊王爷当时也在,同样瞅了一眼,看向易卓的眼神都傻住了!

银山?

一座货真价实的银山?

在哪儿?

扶桑?

不不不,这不重要!

毕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打从今儿开始,扶桑就是咱大殷朝的了!

反正从古至今,扶桑就是华夏属国,更是无数次的想加入华夏,恨不得给华夏舔靴子。

之前不知道,现在光凭这石见银山就足够了!

四爷和翊王爷完全没考虑过易卓是不是哄人,因为完全没必要,再者说了,别的小事儿也就算了,这么重大的事情,易卓不可能说谎的。

四爷眼睛放光的说道:“子墨回来之后已经歇息了蛮久了吧?该让再他出个远门了!”

“很是很是!”翊王爷一脸附和。

易卓对此只是呵呵笑。

他知道,四爷心底那一丝小火苗终于要被他点燃了!

这也是四爷为什么在赵昆易萱大婚前重重赏赐易卓的重要原因。

而这也成为了朝堂上的方向标。

能爬到最顶尖那一小撮人的,基本上都是老妖精级别的,眼厉着呢!

再加上他们本身对易卓也很有好感,再加上今儿又是楚王爷大婚,自然乐得给这位楚王爷的老丈人面子。

当易萱被全福人扶着,盈盈拜别的时候,易卓注视着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姑娘用桧扇轻轻遮住脸庞,一身绿衣,如同花儿一般的笑着。

易卓喃喃地感叹着,“萱儿……真是长大了……”

“爹,”易萱露出一抹带着娇憨的笑,“不管怎么样,我都是您女儿啊!”

易卓笑了起来。

不多时,赵昆来了。

他来迎接自己的新娘了。

本来,王爷是不用上门迎亲的。

奈何,赵昆一力要求要来亲迎。

四爷虽然有点意见,但,也终究没多说什么。

热热闹闹一通喧嚣过后,易萱被赵昆接走了!

婚礼要在楚王府举行的!

各种热闹自然不必多提。

易安他们几个大小舅子们,终于逮到机会,狠狠地灌了赵昆一回酒。

管他是不是王爷呢!

欺负一回是一回!

易卓对此只是哈哈大笑,在笑的同时,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别人只当没看到。

就算是有人看到,也只以为易卓这是喜极而泣。

只有易卓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

但,具体是什么样的呢?

易卓有点茫然,说不清!

但是眼前的场合也没时间让他想清楚了。

直到晚上回到周家。

易卓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

他再度梦到了原身的一生。

诡异的是,这次的梦竟然有后续。

易卓看到,在原身死后,竟然转世到了后世——而那张脸,赫然就是自己的!

当易卓睁开眼醒来的时候,还觉得一阵恍惚。

这就是他这么容易接受这几个孩子的真正原因吗?

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自己的孩子!

易卓不确定。

但是易卓能够确定的是,他是真的把这些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看的!

包括,易安易康易萱,包括车丰易励他们。

“表舅,起了吗?”车丰的声音响了起来。

易卓露出了愉悦的笑容,“遂安,我起来了!进来吧!”

“表舅,早啊!”车丰脚步匆匆,脸上也带了一丝焦急的神色。

这让易卓一愣,忍不住微微皱眉,说道:“遂安,怎么这幅表情,出什么事了吗?”

车丰一脸紧张的说道:“表舅,永宁长公主来了!”

“永宁来了?”易卓闻言一愣。

昨天他在赵昆易萱大婚的时候,就看到了永宁长公主。

但是因着场合不对,所以也没有打算过去和她说话。

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确认对方似乎过得不错,便忙自己的去了。

要知道,自从永宁长公主出行以来,她便极少回到京城,所以易卓本来还想着,这一回是不是可以借机见一面,没成想对方竟然一大早就过来了!

这让易卓都忍不住有点慌了,“永宁今儿一大早就过来了?”

车丰闻言无语,“表舅,这会儿不早了!已经过了辰时三刻了!”

好吧,易卓这才知道他今儿这是起晚了。

等他快速洗漱好,匆匆忙忙赶到正院的时候,就看到永宁长公主正坐在凉亭中一个人慢悠悠的喝茶。

易卓走过来,站在凉亭外,细细的打量永宁长公主。

永宁长公主变了不少,又似乎没变。

但是,唯一让易卓确定的是,永宁长公主似乎过的不错!

永宁长公主也笑道:“超远看起来也不错啊!”

易卓呵呵笑,说道:“或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他略微沉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永宁,你以后一定会过的更好的!”

永宁长公主深深看了一眼易卓,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一定也会变得更好的!”

易卓同样附和一般的点了点头。

永宁长公主又笑道:“要一起喝茶吗?”

易卓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好啊!”

就在两人面对面喝茶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正房里,正院门口有人正在窥探。

有人压低了声音问,“哥,我们快要有新的娘了吗?”

“嘘!小点声啊,这可说不准啊!”

“哎呀,你别挤我!”

“踩着我脚了!”

且不说一众小的在这边熙熙攘攘,周老爷子那边只是呵呵笑,径直回房歇息去了。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总是不受人心控制的啊!

不过易萱虽然出嫁了,但是易卓表示他基本上没啥感觉。

为啥呢?

实在是赵昆太不要脸了。

车丰两口子还在那宅子里住了一个月才搬过来呢,他们可好,回门那天直接把所有家当都搬过来了。

美其名曰:侍奉老人。

易卓表示想揍人!

他后悔怎么找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婿。

赵昆嘻嘻笑,“爹,你不要这么说嘛,你看萱儿回来多开心啊!”

是啊是啊,要不然我早找你麻烦了!易卓翻白眼继续喝茶。

赵昆眨巴眨巴眼睛,随口问道:“说起来,前几天永宁姑姑过来了?”

易卓抬头看他,直接笑靥如花,如同黑百合盛开一般的说道:“永安,你这是想说什么吗?”

“呃……”赵昆被易卓这么盯着,直接怂了。

他才刚刚娶到他家大姑娘,才不要早死呢。

赵昆果断说道:“没啥,只是想说……这茶不错啊,我再帮你泡一杯吧!”

易卓哼哼笑。

他转头看向窗外。

凉亭中,已经出嫁的易萱换上了妇人打扮,却依旧眉目舒朗,绽放着开心的笑容,微微低着头陪着易勄玩拼图。

这是易励才弄出来的玩具。

整整一千片的拼图,对于才刚刚十来岁的易勄来说,足够她折腾很久了。

旁边,陈清雪则凑到周秀云身边,和徐艺桐面色惊奇的逗着车丰家的大儿,不停的你戳一下我摸一下,周秀云不单单不阻止,还笑眯眯的撺掇,“轻轻捏一下试试,脸蛋超软的!”

“呀!真哒!”

没一会儿,小孩儿就玩的受不住了,直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惹得旁边树下乘凉的易莲几个年长者就忍不住吼道:“你们几个差不多一点,不要玩孩子!”

易卓在旁边看着就忍不住摇了摇头,心底则嘀咕着,小孩子生下来不就是为了玩的吗?

当然,他没傻到说出口。

抬头望去,碧色如洗的天空中,朵朵白云。

天色正好。

———————————————————

似乎家中有了孩子,时间几乎是一晃而过。

不知不觉中,便到了下一年的会试。

做好了充分准备的易安进入了战场。

且最终一战成名!

成就了易家一门两状元!

二十岁的状元郎啊!

单身汉!

洁身自好,面容俊秀,又有三品大员的爹,还有身为王爷的姐夫~

这条件谁看到都恨不得直接扒拉到自己碗里。

四爷还有点失望的说道:“超远,有点可惜呢!”

“哈?”易卓没听明白。

四爷无奈的说道:“也就是我没合适的闺女了,要不然的话,真想把清安点做女婿啊!”

清安是易安的字。

同样随了所有兄弟们的安。

易卓对此直接翻白眼。

你可得了吧!

他答应易萱嫁给赵昆,是各种原因凑到一起!

其他的可就算了吧!

而易安呢?

这就一个小狐狸。

他很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被点了状元的当天就跑去跟他爹说自己有相中的姑娘了。

正在研究对策的易卓和赵昆都懵逼了。

易安笑嘻嘻的说道:“爹,姐夫,你们放心,不是外人……我相中的那个姑娘是七婶家的堂侄女。”

他说的这个七婶指的当然是翊王妃。

各种原因凑到一起,再加上赵昆现在他亲姐夫,所以,各种称呼方面就不要较真了。

但是,易安这么说,易卓和赵昆完全不知道不知道易安在说什么。

最重要的是,易安是什么时候相中人家的?

易安和易卓基本上是一脉相承的宅。

平时除了去闻家上课,就是跟着易卓在商业部实习。

认识姑娘?

他哪儿有那个时间啊!

易安抿抿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姐夫和姐姐大婚的时候啊!”

但就算易安这么说,易卓和赵昆也完全没印象。

不过易安都这么说了,他们自然也要去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重要的是看看那姑娘家是怎么回事。

赵昆要去查这姑娘,肯定要先跟翊王爷打个招呼,要不然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翊王爷在知道缘由之后,立马提出了大力帮助。

很快就将那姑娘翻了出来。

那是翊王妃的堂侄女,宁如姚家也是家大业大,人脉众多的。

那姑娘家是姚家旁支的嫡支的,是家中的嫡长女!

长得好,性子也不错。

关键是易卓也通过各种方式见了这姑娘他爹一面,在请人喝酒的情况下,将这人扫描了整整三遍,基本上所有情报都被扫了出来。

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果断同意了!

毕竟,易安相中宁如姚家的姑娘,这对翊王爷也有好处。

之前,易卓为了自己的计划,虽然帮了宁如姚家,但实际上也算坑了人家一把的。

现在藉由着成为姻亲,可以略微补偿对方,倒也很不错。

易安的婚事敲定没多久。

再度远走一年多的周子墨回来了。

同时也带回来了石见银山的确实消息。

整个朝堂都激动了起来,纷纷嚷嚷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石见银山当然也不例外。

易卓这会儿默默地将他早就准备好的商队交了出去。

当年,董长贵在带来了会制造更大船只的那家人之后,那家人一直在苦心研究海船的制造方式。

现在,也到了他们发力的情况了。

就在所有人都摩拳擦掌,对着扶桑蠢蠢欲动的时候,已经拖延了好几年的北地外族的战争终于爆发了。

“娘的!怎么早不早晚不晚的,非得挑这时候!”翊王爷差点没有气的掀桌子。

易卓倒是不太意外,他冷声道:“估计是北地外族受不住羊毛衫羊毛裤的诱惑了吧?”

赵昆则说道:“不单单是这样,据说是北地草地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了……”

他说话的时候,一脸古怪。

看易卓的表情也是一脸的佩服。

自打前几年羊毛服装厂建立之后,易卓的商业部就在大力发展羊毛衫羊毛裤的产业。

大殷朝虽然也有人养羊,却终究供不上所有的服装厂,所以很自然的就跟北地外族进口羊毛。

而羊毛本身就是便宜到几乎毫无价值的东西,北地外族只以为自己占了大便宜,所以卖了超多的羊毛。

然后被大殷朝加工成了温暖柔软的羊毛衫羊毛裤反倾销了回去。

与此同时,大殷朝也在有意识的让北地外族多养山羊,美其名曰山羊的羊毛更好一些。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为了多赚钱,北地外族养了太多的山羊。

而山羊可是吃草根的,偏偏北地外族基本上都是逐草而居,所以根本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他们只是觉得草原似乎变少了。

这让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多养山羊。

毕竟山羊的毛可以换取更多的利益。

然后恶性循环便开始了。

最终就是眼前这种情况,北地外族养不起羊,不,应该说养不起这么多人了,毕竟,大殷朝在易卓的影响下,卖给北地外族太多东西,却绝对不包括各种有用的书籍铁器和盐。

于是,一场战争便爆发了!

作为曾经单人独骑摆平西北的楚王爷自然要去西北帮着镇守。

对于这一点,不管是易卓还是赵昆都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

易卓拍拍赵昆的肩膀说道:“回去之后,好好安抚一下萱儿,她会理解你的!”

赵昆点点头,笑着说道:“爹,萱儿不是那种不通人情之人,不用担心我!”

和北地外族一战,他是必须去的。

就是赵昆实在是心疼他的妻子,还有那刚刚出生不足三月的孩子。

易萱抱着孩子,有些失望的说道:“看来,永安你没法子参加孩子的百日宴了!”

赵昆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易萱看着赵昆,握着他的手,轻声说道:“永安,我不会说什么不要去的话,我只希望你能记得,家里还有我,还有孩子在等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放心吧!”赵昆用力点头。

就在赵昆成功安抚下易萱的时候,易卓呢?

他在暴跳如雷!

“不可能!!我不同意!!!”易卓怒吼,直接拍桌子!

那架势,骇人的仿佛易卓要吃人一样。

所有听到动静的仆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偏偏,站在易卓面前的青年面色坚毅的说道:“表舅,就算您这么说,我也是一定要去西北的!”

“我说了我不同意,你想都别想!!”易卓气的手痒痒。

要不是看车飞已经成年了,他指定亲自上手揍人了。

英安这混小子,到底听了谁的胡言乱语了?他是怎么知道北地外族那边出事了?

却不想车飞直接跪在易卓面前,面色诚恳的说道:“表舅,我从小就知道,我和其他的兄弟们都不一样,我不喜欢读书,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儿,就喜欢习武,我……我也是想一个人立起来的!”

易卓张了张嘴。

他虽然暴怒,却也知道车飞说的是实话。

自打车飞来到他身边,车飞就和其他人不一样。

总是透着那么一股子格格不入。

“我知道表舅疼我,想让我一辈子都平平安安的,可是……”车飞抿抿唇,还是说道:“表舅,求您再疼我一次吧!”

说罢,他用力磕头。

一个……两个……三个……

易卓苦笑。

这么多年,他将这些孩子带在自己身边,教导着这些孩子,引导着这些孩子前行。

现在,他们也终于到了一个个展开羽翼独自飞翔的时间了!

易卓猛一挥手,说道:“行了,我同意了!”

“表舅!”车飞一脸惊喜的抬头,额头上都隐隐约约有了血迹。

易卓看着车飞,一脸嫌弃,却难以掩饰眼底的心疼。

“快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像什么样子!”

车飞嘿嘿笑,随意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迹,赶忙站了起来。

易卓看着已经比自己都高的外甥,闭了闭眼睛,说道:“英安,我给你改个字吧!”

车飞眨巴眨巴眼睛。

就听到易卓轻声说道:“归安,我不求别的,只求你们都平平安安的归来!”

“嗯。”车飞用力点头。

书房门口不远处,车丰也抬头看着天空,喃喃地说道:“归安……是啊,希望他们都能平平安安的归来……”

得了易卓的允许,改了字的车飞跟在赵昆身边,和大军一起出发了。

这一走,就是三年。

三年间。

能传回来的只有信件。

信中寥寥记载了一些报喜不报忧的事情,比如说,车飞很适应军营啦,比如说车飞很有语言天赋啦等等趣事。

倒是让易卓他们放松不少。

而且,还有孩子们陪伴,易卓也不算寂寞。

但是,即便如此,易卓也超级不高兴。

一般人不高兴,会折腾自己或者折腾身边的人。

易卓一不高兴呢?

他直接折腾全大殷朝的人!

打从赵昆车飞离开之后,他几乎是每间隔一段时间就拿出一件前所未有的新玩意。

玻璃、大棚蔬菜、自行车、火锅……等等等等各种东西,从衣食住行各方面提升着大殷朝子民的生活。

四爷他们也不是傻的,自然发现了不对。

毕竟,易卓就根本没有掩饰。

但是,那又如何?

易卓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于民有益的好东西,他傻了才会主动说透呢!

倒不如趁机将所有的东西都赶紧该吸收的吸收,该学会的学会,顺便看看能不能再从易卓那边掏出点新东西来!

三年后。

终于轮到了易康走进考场了。

就在他同样被点为状元的那一天。

西北传来捷报。

北地外族被彻底打服了,语言天赋极佳的车飞带着手下众将,伪装了北地外族,设法潜入了王庭,将北地大汗给直接活捉了!

整个朝堂都热闹了起来。

看易卓的眼神都不对了!

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易卓身边的孩子,数得着的,一个个都是难得的好孩子。

两个亲生子不必多说了,都是状元,我草,一家三状元啊!

易励在这两年也拿出了各种新鲜东西,比如说水车,自行车等等。

虽然有消息说,这些图样都是易卓拿出来的,但是人家能够做出来就已经能够说明一切了。

车丰,平时看起来不显山露水,但是易卓在朝堂上能够肆无忌惮的拼杀,何尝不是背后完全不用担心的缘故。

这个来自于偏远之地的小小平民,硬是能够压住整个周家,就算有易卓的支持,也不是易于之辈。

之前唯一能说易卓眼光有点问题的,就是车飞。

结果……人家直接活捉了北地外族的大汗,立了大功!

比不了,真是比不了啊!

易卓这会儿才不管其他人在想什么,他只高兴一点,他的孩子们终于平平安安的归来了。

现在唯一挂在他心头让他担忧的,则只有一个身影了。

易卓想到这里,不由得眼神一暗。

虽然知道已经不太可能了。

却依旧希望能够多见几次啊!

五年后。

易卓已经成为了赫赫有名的朝堂大佬,还是最可怕的那一位。

唯一不变的,便是他依旧独身一人。

唯一能和有所联系的便是永宁长公主。

但是谁都知道,永宁长公主为了确保慈善基金会计划,已经带着慢慢离开京城数年了,也就是每年过年的时候回来一下,很快便会离开。

这一年,易卓再度在通州码头接到了永宁长公主。

他笑着说道:“不知道这次会待多久?”

永宁长公主笑道:“应该不会再走了,毕竟,慢慢年纪也大了,我能走的地方也算是走遍了……”

“这样啊……”易卓喃喃的问道。

永宁长公主抬头看他,有点小女孩娇俏般的问道:“怎么?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易卓沉吟了一下,说道:“有自然是有的,但是我不确定你会不会答应。”

永宁长公主露出一丝笑意,“你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

“说的也是……”易卓轻声,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叫易卓,现在四十八岁,家有一女二子,在官场上官职尚可,家中也算是有些余财,心悦于君,不知可否允我终生?此生必携手相伴,不离不弃!”

永宁也露出了一丝浅笑,同样表情严肃,说道:“我是永宁,现年三十八岁,家有一女,君之荡荡,愿与君共度此生。”

人群熙熙攘攘,两人对视一笑。

便知,此后余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喜欢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请大家收藏:(m.dianzishuwu.net)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电子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重生之最强剑神 万古神帝 网游之近战法师 我的一天有48小时 第一侯 最强反派系统 灵剑尊 我在末世有套房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君九龄 金陵春 重生之财源滚滚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 许你万丈光芒好 重生之嫡女祸妃 欢迎来到噩梦游戏 大奉打更人 完美世界 玄霸九天 武道至尊
经典收藏 穿越之逼恶成圣 有琴何须剑 屑王之子 [火影]被调包的Boss 家有萌徒养成中 无限王座 朕总是觉得哪里不对 我做妖修那些年 没钱 综美剧 亿万富翁 五更钟 春意闹 女帝直播攻略 师父总以为我暗恋他 奉旨吃糖 混沌幽莲空间 无疆 少年阴阳师 [综]剽窃者 天道宠儿开黑店
最近更新 四嫁 日和的桃源乡 长蓁 [快穿]后妈养成记 摘仙令 杀猪佬的小娘子 启禀陛下,娘娘又上战场了! 逆天神医妃 放开女主让我来gl 快穿之外挂终结者 第一宠婚:战少,我不要!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叶卿修仙传 [快穿]情话终有主 [三国红楼拉郎]金风玉露歌 诸天降临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庶女狠毒:废柴九小姐 青丝化雪 借剑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 纱利雅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txt下载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最新章节 - 穿成假千金的爹以后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